办事指南

韩国版弗莱卡夫 要由民间静静推进

点击量:   时间:2017-12-12 17:01:15

  依据弗莱卡夫(Freikauf)制度被释放的东德政治犯们来到西德地区,正拿着给自己签发的身份证展示(照片由和平问题研究所博客提供)   弗莱卡夫(Freikauf,买自由)是在东西两德统一前,西德通过向东德支付现金和提供实物来赎回政治犯的方式民主党院内代表田炳宪去年10月在国会交涉团体代表演说中提出了构建“韩半岛弗莱卡夫”一周后参加国会外交统一委员会国政监查的统一部部长柳吉在对于相关问题回答道“(弗莱卡夫是)从过去就一直开始讨论的方式,因为有在东西两德进行的前例,所以我们将会进行研究”     但并未取得实际进展曾讨论引进弗莱卡夫的统一部并未在今年青瓦台业务报告中提及虽然统一部主张将其设定为长期课题,逐渐推进,但有人指出这需要更大胆的推进世界朝鲜研究中心所长安赞日(音)表示“在朝韩关系中,弗莱卡夫就相当于第一步”,“这已在德国被证明是合理方案,因此政府有必要更积极地推进”   因为将其作为长期课题,现在时间不多根据韩国防部战史编纂委员会1986年推出的《韩国战争概况》,韩军俘虏为8万2318人据联合国军方统计显示,韩军失踪人数达到8万8000多人因为在被视为阵亡的军人中也有可能存在韩军俘虏,预计实际上有12万人左右其中朝鲜送还的韩军俘虏为7862人左右预计迄今为止留在朝鲜的俘虏中大约有500名左右的生存者要考虑这些人大部分都是八十多岁以上   成功的弗莱卡夫的前提条件是安静的交易西德从1963年开始到柏林墙被拆除的1989年为止从东德赎回3万3755名政治犯,作为代价支付了34亿原西德马克(大约为15亿美元)当时政府并未直接出面,而是由教会或律师等民间层面积极进行秘密接触此外,媒体也提供协助这是西德考虑到东德一直否认存在政治犯的立场而迂回处理   有人指出,像韩国这样在政治圈公开演说反而不会对朝韩协商带来帮助东国大学朝鲜学系教授金榕炫表示“比起以公开发言来刺激朝鲜,首先要通过非正式接触营造氛围使朝鲜能够接受弗莱卡夫”,“如果考虑到韩军俘虏和被绑架到朝鲜的人的寿命,统一部也有必要明白事件的紧急性,要更积极,